先聲明一下,這篇文是我的靈感,是我提出的題材。(話說當時是在改國文考卷,因為聽到有人說他的考卷滿江紅所以才想到的靈感←他就這樣離奇的誕生了ORZ)

但是將他完成的其實是貓彌喔~(所以阿~覺得好看的人快快去向他道謝吧XD)

 

 

 

 

--

 

 

 

  入江正在為了下午的行程做準備。

 

  穿上的不是平常穿的T恤,而是比較適合正式場合的衣服,連平常總是戴著的耳機此時也沒有掛在脖子上而是被擱置在桌上,只是音樂仍在播放。

 

  看了自己在鏡子中的樣子,入江抓了抓自己蓬鬆的髮絲。

 

  果然還是平常穿的衣服比較適合自己呢,不過今天下午的場合,實在是非常不適合穿T恤,很沒有禮貌的。

 

  「小正早安!」

 

  突然出現的聲音打破自己的沉思,入江不是很高興的轉頭看向雙手抱胸,斜靠在自家玄關,愛笑到入江開始覺得那個好看的笑容有點廉價的男人。

 

  「……你早,明明是住隔壁卻不知道為什麼出現在我家的白蘭先生。」

 

  明明入江的話裡帶著明顯的諷刺,但是白蘭卻只是心情更加愉悅的將雙手插在口袋,悠閒緩緩的走向入江。

 

  「小正今天穿的好正式,」白蘭用被入江認定是揶揄的語氣說著,「下午有約會嗎?」

 

  「不是約會,在說我也沒有對象。」

 

  「怎麼會沒有對象?小正可以跟我約會呀~」

 

  「…請當作我什麼沒有說吧白蘭先生。」入江皺緊眉,看見白蘭又似認真又似玩笑的笑容,胃部不僅開始微微抽痛。

 

  他當初怎麼會同情心氾濫到撿了這個一個大麻煩回來!!看著對方被雨淋溼又一副像是沒有地方可以回去的表情,正好加上房東太太出國把公寓的鑰匙都交給入江代替管理,入江才覺得反正正好有空房間讓白蘭待上一陣子也不會怎麼樣。

 

  但是他錯了!徹底的!眼前白髮紫眸長相俊秀過分的男人一被自己帶回來後,那種淡淡的憂鬱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取代之的是頗有興趣的不斷的賴在自己身邊打轉,還更進一步不要臉的“小正”、“小正”的一直喊。

 

  果然古人說得沒錯!仁慈就是最大的敵人!悔不當初啊!

 

  「我是要去應徵工作……不過今天還只是第一階段的筆試。」深怕白蘭會在冒出什麼讓自己更加頭痛的話,入江乾脆先把事實先一步說出。

 

  「應徵工作?為什麼?」

 

  「為什麼?白蘭先生你是在開玩笑嗎?不應徵的話就沒有工作,沒工作的話就沒有錢,沒有錢的話我就不能生活了。」

 

  其實入江一直很疑惑幾件事,自從認識白蘭以來就沒見白蘭去工作過,但是男人的身上總是穿著不同的休閒西裝,並且都不是自己買得起的那種。

 

  但是算了,入江沒有再深入探討,他不想跟男人有太大的牽涉。

 

  白蘭點頭,正當入江以為對方了解鬆口氣時,沒想到男人卻爆出更驚人的話語。

 

  「噢、如果小正那麼想要工作我也可以給小正一個,永遠的那種。」

 

  他有沒有聽錯啊!

 

  「多謝你的好意白蘭先生但請容我拒絕我在不出門實在不行了!」看準白蘭旁邊空隙的入江抓起要攜帶的物品,一個箭步衝出去。

 

  怎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他以為可以安全逃脫的時候手腕就被男人牢牢捉住,在心裡詛咒不知道幾千遍的入江機械式的回頭,看著白蘭臉上掛的笑。

 

  「放心啦,我只是想幫小正作個預言。」眼見入江有趣的反應,白蘭的心情更好,眼睛細瞇,眼角下紫羅蘭色的刺青非常醒目。

 

 

  「小正今天一定會通過的喔。」

 

  ──我保證。

 

 

 

 

 

 

  ……白蘭先生說自己一定會通過筆試是什麼意思?

 

  走在通往目的地方向的路上,入江不明白的想,白蘭為什麼可以跟自己保證自己一定會通過?

 

  跟白蘭認識了兩個多禮拜,他發現自己完全不像對方把自己模得透徹,相反的,入江覺得自己一點都不了解男人,他不懂男人眼裡的笑代表什麼意思,也不懂對方到底在想什麼,不懂對方的一舉一動到底代表了哪些意義。

 

  莫名的,入江感到有點不平衡。

 

  他嘆了很重的一口氣,從口袋裡拿出被折起的紙張並且攤開。

 

  那是張徵職廣告。

 

  大意是求一個精通日語、義大利語,略懂英文,最好還要會基本文書處理的專屬秘書。

 

  雖說疑惑這麼一張徵職單怎麼會如此剛好的就出現在自己信箱裡,但入江決定不去糾結這個問題,畢竟上面的條件與自己都還算符合,薪水跟待遇也都不錯,於是他決定來撞撞運氣。

 

  停下腳步,入江抬頭看著眼前高的嚇人的建築物,張口啞言。

 

  慌忙的低頭撿查自己有沒有看錯地址,卻汗顏的發現,好像真的就是這裡啊……

 

  怎麼沒人告訴他這是間這麼大的公司啊。入江欲哭無淚。

 

  這跟他只想活在平靜生活的宗旨差了十萬八千里啊!……雖然說自從遇見那個男人後這宗旨就不知道跑到哪裡神隱去了。

 

 

  「…米爾菲歐雷…啊…

 

 

 

 

 

 

  自動門一打開,強大的冷氣團撲面而來,入江一踏入,在最顯眼的地方看見櫃檯,負責櫃檯的小姐是長相一模一樣,留著粉紅色長髮的兩位女性。

 

  「請問你有預約嗎?」冷淡不帶感情的聲音讓入江愣了一下,回神後才急忙拿出那張徵職單。

 

  「呃、我是來筆試的,也有打過電話。」

 

  接過入江遞出的徵職單,長髮女性審視了一會兒後,從櫃子底下拿出另一張紙,「請在這裡簽上你的大名,以便我們好整理訪客的資料。」

 

  聞言,入江連內容也沒看的就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在入江把自己名字的最後一個字寫完時,女性拿起那張紙,放進資料夾裡。

 

  「在此跟您自我介紹,我們是切爾貝洛機構,入江大人。

 

  呃?您?入江大人?

 

  突然聽見兩人對自己的敬稱,腦子適應不能的入江愣在原地,「那個,我想並不需要這樣稱呼我…」

 

  切爾貝洛並不理會入江微弱的抗議。

 

  「請您跟我來,我現在帶您去筆試的地點。」

 

  其中一人拿起資料夾後出了櫃檯就走,入江只好急忙追上。

 

  ……他是不是真的來錯了地方啊。入江在心裡哭著想。

 

 

 

 

 

 

  跟隨著切爾貝洛搭乘電梯,入江驚訝的發現他們幾乎是到了最高樓,拜託,他只是來筆試的,不需要這麼大場面吧?難道這年頭連筆試都要由大人物監考?硬著頭皮前進的入江發現胃有開始有不作痛不罷休的趨勢。

 

  到了某個辦公室的門口,切爾貝洛按下對講機。

 

  「入江大人已經到了。」

 

  『嗯,讓他進來。』

 

  …啊勒?從對講機傳出的這個聲音怎麼好像在哪聽過?

 

  正當入江搜尋自己腦海中的記憶時,門打開了。諾大的辦公室裡,坐在象徵最高地位及權力的是入江這兩個禮拜以來在也熟悉不過,不想認得卻不得不認的男人。

 

  銀白色的頭髮,紫羅蘭色總是彎起的眸子,左眼底下醒目的刺青,萬年不退去的笑容,充滿磁性的嗓音,不想承認卻真的過份俊秀好看的面孔,以及總是用一手托著臉頰的招牌動作。

 

  「又見面了呢,小正。」

 

  看見入江傻住,目瞪口呆的樣子,覺得這幅景象頗是有趣的男人不禁笑出聲來。

 

 

  「──白、白蘭先生!!??」

 

 

 

 

 

 

  「那麼我先告辭了。」

 

  把一切都準備好,資料預留在桌上的切爾貝洛微微欠身後就只留下白蘭跟入江兩人在辦公室裡,入江盡量挑了一個離白蘭比較遠的位子坐下,此舉當然引起男人的笑聲。

 

  「小正不坐近一點的話要怎麼考試?我會懷疑小正作弊喔!」

 

  入江咬咬牙,才換到離白蘭最近的位置。

 

  「…白蘭先生為什麼會在這?」即使已經知道了事實的三分之二,入江還是抱著一絲絲的希望問著。

 

  面對入江的問句,白蘭眨了眨眼。

 

  「因為我就是米爾菲歐雷的BOSS喔,小正~」笑。

 

  轟!的一聲,親耳聽見的殺傷力果然非比尋常,入江聽見這個事實時宛如五雷轟頂,腦袋裡發出爆炸一般的聲音。

 

  「……那個,我想應徵的是BOSS的專屬秘書,也就是說……」

 

  「嗯,小正果然很聰明。」嘴角的弧度有加大的趨勢,「也就是說呢~小正想應徵的就是我的專屬秘書~」

 

  誰快來告訴他這不是真的!!

 

  被打擊到體無完膚的入江想哭到了一個境界,難道世界上沒有可以擺脫眼前這個男人的地方嗎?他一定要在哪裡都要隨時看到男人欠揍的笑容嗎?隨即卻腦子一轉,突然想起某件事,入江的臉色黯淡下來。

 

  「…既然身為米爾菲歐雷的BOSS,白蘭先生不可能沒有能回去的地方吧?那為什麼要賴在我那裡不肯走?」想起過去兩個禮拜裡被騷擾無數次的生活,入江怒火燃起。

 

  「我從來都沒說過自己無家可歸啊,是小正自己誤會的。」一點也不愧疚的露出招牌笑容,白蘭的語氣像是說著“是被騙的人不好”一樣。

 

  「白蘭先生!」被白蘭氣到的入江忘記男人並沒有回答另一個問題。

 

  「好了好了,小正,吃顆棉花糖消消氣吧?還要筆試呢。」笑著遞出棉花糖。

 

  你這個棉花糖控!!入江突然回想起相處裡的兩個禮拜中,他不能忍受的另一件事──那就是眼前的男人愛吃棉花糖幾乎到了成癮的地步。

 

  入江沒有接過棉花糖,白蘭見狀,聳聳肩,將棉花糖送入自己口內。

 

  「要考的話請快點考……是說這其實並不需要由白蘭先生親自監考吧?」

 

  「怎麼會不需要?我想看看有可能是自己未來秘書的人長什麼樣子啊。」

 

  「那真是讓你失望了白蘭先生,因為我的長相並沒有特別出眾。」

 

  白蘭沒有回話,無所謂的笑了笑,拿出早就準備好的考卷遞給入江,後者悶悶的接過考卷,在瀏覽題目的同時眼睛越睜越大。

 

  這是那門子的題目啊!!???

 

  問題一、請問你喜歡吃哪種甜食?;問題二、如果媽媽跟姊姊同時溺水,你要先救誰?;問題三、白色跟黑色比較喜歡哪種?;問題四、如果上司心情不好你會怎麼做?……等等等等,諸如此類的題目高達六十題左右。

 

  這是應徵秘書工作的題目嗎!?這種題目需要監考嗎!?沒有更正經一點的東西存在嗎!?

 

  入江瞪了白蘭一眼,後者依舊掛著好看的笑,坐在專屬的位置上悠閒的吃著棉花糖。

 

  ……吃死你算了!心一橫,真的埋頭作起題目,反正這種題目也沒有正確答案,他愛怎麼寫就怎麼寫!

 

  一旁的白蘭看見入江開始動筆,只在心裡竊笑。

 

  老實到真的做起題目的小正好可愛~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入江終於做好題目時,已經非常疲倦了,裡面真的什麼亂七八糟的題目都有……為什麼會出現“假如情人跟家人打起來,你要幫哪位助陣?”的這種題目啊?出題的人到底在想什麼?他真的有用腦袋去思考嗎?是說出題的人到底是誰啊!

 

  「看來小正做好了呢,辛苦了~」白蘭勾起狐狸般的笑容,入江抽了下嘴角。

 

  唉用膝蓋想也知道這種題目是誰出的。

 

  入江把卷子拿給白蘭,後者馬上拿起一枝紅筆,批改了起來。

 

  「白蘭先生你要現在改?」

 

  「嗯,」白蘭投以發出疑問的入江一個笑,「很快就好了,小正等下吧!」

 

  語畢,白蘭握著的紅筆就以極快的速度在紙上飛舞。

 

  看著難得專注的白蘭,入江沒辦法拒絕,靜靜的坐在一旁等待白蘭把考卷批改完。

 

 

 

  「我可以請問為什麼是滿江紅嗎? 白蘭 先生?」

 

  入江抽蓄著嘴角,看著白蘭遞給他的卷子,上面是一大片被紅筆塗改過的痕跡。有沒有搞錯啊!眼前的棉花糖控居然每題都給他錯!

 

  「小正自己看不就知道了?」白蘭用手托著臉頰,似乎很期待入江的反應。

 

  估計眼前的人也不會乖乖給自己回覆,乾脆自己看還比較快,這麼想的入江快速瀏覽過卷子,差點沒暈死。

 

  問題一,白蘭在入江寫上“大概是巧克力"的地方畫了個大叉叉,並且在旁邊寫上“棉花糖"三個字。

  問題二,白蘭改的答案是“難道小正不先救我嗎?"。

  問題三,寫著黑色的答案被畫掉,並且改成“白色"。

  問題四,則被改成“只要小正給我親一個就好了喔~”。

 

  「白蘭先生。」入江頭上出現的十字路口是絕不能不寫出來的。

 

  「嗯?」

 

  「這份問卷不是在問我嗎?」

 

  「嗯。」

 

  「可是上面改的全是白蘭先生的喜好吧!這樣的話這份問卷哪裡有意義啊!」入江決定先去忽視某些奇怪的答案(例如問題二跟四),但還是嚥不下這口氣,忿忿不平的說。

 

  「作為一個秘書當然要知道上司的喜好啊。」理所當然。

 

  「但是這問卷詢問的對象是“我”啊!」

 

  面對從頭到尾都在微笑的白蘭,生氣的入江突然靈光一閃。

 

  滿江紅=不及格=沒錄取。

 

  沒錄取!太完美了!他不用一天都面對那張讓他不知所措的臉孔!

 

  入江對於滿江紅的筆試結果鬆了口氣,這麼一來他就不用當白蘭的專屬秘書了吧?這結果實在是太美好了,在這種上司底下工作的人不知道要耐操耐勞到有幾條命才夠……不,或許有再多條命都不夠。

 

  「那麼結果……」

 

  「我已經知道了白蘭先生,既然筆試的結果那麼糟糕當然不會錄取了……」

 

  「小正你錄取了,恭喜~」

 

  「那麼,請容我先告辭……── 白蘭 先生你說什麼!?我錄取了!?我的筆試成績是零!照理來說連下次的面試機會都沒有了!」

 

  「咦小正你不知道嗎?筆試和面試是今天一起進行的唷。」

 

  「啊原來如此…不對吧重點不是那個!」入江拍桌,「我不可能被錄取!」

 

  「為什麼?」白蘭皺眉,「既然是我的專屬秘書,當然是我說錄取就錄取。」

 

  呃?好像是這樣沒錯?……不對啦!發現自己差點被拐的入江回神。

 

  「那這份問卷一點意義都沒有不是嗎!」

 

  「不會啊。」白蘭一隻手托著頭笑,「這樣我就知道小正的喜好了。」

 

  但你全部都改成自己的喜好去了……入江扶額,決定不再跟白蘭講下去,講了也是白講。

 

  剎那間入江又想到另一個點子。

 

  「那麼我今天就辭職可以嗎?」

 

  「不行。」即答。

 

  「…為什麼?我還沒上工,切結書都還沒簽。」

 

  入江的手環在胸前,這世界還是有法律這東西的!

 

  「剛剛小正在櫃檯簽了名對吧?」白蘭從桌上的資料夾裡拿出一份文件,「這就是小正簽名的那張……其實這就是切結書喔,所以打從一開始小正你就是我的專屬秘書了呢~」

 

  「什麼!?」

 

  那他剛剛填寫問卷加應付眼前這個混帳的時間不就都是冤枉花掉的嗎!……不對重點不是那個,是說原來一開始他自己的簽名就已經把自己賣了嗎……這不叫欺騙還能叫什麼……

 

  「而且小正你看,」白蘭翻出其中一頁,「小正要是毀約的話,就得支付這個金額唷。」

 

  聽到敏感的字眼,入江湊前一看,隨即嚇得倒退三尺。

 

  那是他好幾輩子賺得錢加起來都付不出的金額。

 

  搶劫!不!比搶劫還可恥!因為你居然去搶沒有的東西!入江不敢把話說出口,只是死死瞪著白蘭,同時發現一件不對勁的事。

 

  「…等一下,我簽名的時候是一張吧?為什麼現在卻是一疊?」

 

  「因為是再之後訂起來的。」

 

  「哈?」入江怒到跳起,碧綠色的眼裡寫滿憤怒,他已經決定不管禮貌跟其他叭啦叭啦的那麼多,想到什麼就罵什麼,「詐欺!白蘭先生你這是詐欺!這是犯罪的!你應該被抓去關!」

 

  被指控的人無所謂的聳聳肩,「願者上鉤。」

 

  「我看起來像是願意的樣子嗎!? 白蘭 先生你沒有眼睛嗎!?」

 

  「有啊,所以才看得到小正現在氣得滿臉通紅很可愛的樣子喔~」

 

  「…夠了請你不要再說下去了 白蘭 先生…」

 

  入江疲倦,面對一個你不管怎麼指責對方都只是笑嘻嘻讓你罵的人,通常不是越來越火大就是沒有力氣在生氣,現在的入江則屬於後者。

 

  見入江像洩了氣的皮球一樣,下巴無力的靠在桌上,白蘭微笑並且貼心的遞上一杯水給入江,還事先先幫對方插好吸管。

 

  瞪了白蘭一眼後入江毫不客氣的喝了起來……在大吼那麼久之後,他真的有點渴。

 

  「那麼小正明天就可以來上班了喔。」而且我們兩個還可以一起前來呢。白蘭沒有把後一句話說出口,過於刺激一個人有時會造成反效果,現在他要的結果既然已經得手,就不必再刺激人兒。

 

  男人伸出手,臉上燦爛過分的笑讓入江看了想一拳揮下去。

 

  「以後請多多指教,小正。」

 

  死盯著白蘭的手,入江實在猶豫要不要伸手過去,要是彼此握手的話不就代表他真的要當白蘭的專屬秘書了嗎?但貌似上了賊船就下不去了……更何況掌舵的傢伙還不是普通的心機。

 

  最後入江嘆氣,很深很深的一口氣,然後,在男人的微笑注視下伸出手。

 

  「請多多指教,白蘭大人。」

 

  唉,誰叫他想逃也逃不掉了呢?

 

 

--

 

 

 

  END

 

 

09 / 03 / 08

 

 

總共五千七百多個字

白蘭超心機的啦他!!!!!!!(還不是妳寫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 千子 的頭像
雲 千子

逆↙向←行↘駛→

雲 千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