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臨正

*扭曲 無

*H....呃~算有吧

*一樣是慎入~

 

 

  即使昨天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學校依舊是照著正常的課表作息。

  不顧身體的疼痛,正臣來到學校,而沒有請假在家。好像是要否定掉昨天晚上發生在他身上的一切,假裝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一整個上午,他都安份的坐在自己教室裡的位子上,沒有去和其他女孩子攀話或是跑去找自己的兒時玩伴——帝人聊天。然而他的思緒也沒有擺在課堂上。

  他的腦袋一片混亂,昨天夜裡的畫面斷斷續續的略過腦海,讓他的臉一陣青一陣白,捉摸不定。大家也就當他心情不愉快,沒有人去打擾他。帝人與杏里也只是三不五時投以擔憂的眼神,而沒有上前詢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當任課老師在講台上授課的時候,正臣以奇怪的姿勢僵坐在位子上。

  不是他自願的,而是他如果隨便亂動,昨天晚上被蹂躝的部位就會傳來撕裂的痛處,令他冷汗直冒。

  「這種傷比打架受的傷還要痛呢。」他低聲咕噥,嘗試以客觀的角度看待這整件事,假裝這一切是發生在別人身上而不是自己。今天早上也是。他穿上了高領的衣服,遮住了布滿全身的吻痕,就當作沒有這回事了。

  「糟糕。」一低頭,正臣發現自己白皙的手腕處也布滿了紅紅紫紫的斑點及勒痕,簡直就像是在大聲的告訴別人自己被侵犯了一樣,也讓他想起一些不願意回憶的片段。

 

  那個男人啃咬著他的頸部、他的肩膀、他的手臂;他激情的吻著他的身體——從頭到腳的每一處。血紅色的眼眸燃燒著,像是要把他生吞活剝、拆吃入腹。他被他的一雙眼睛盯的全身發燒,他難受的扭動身軀,想要脫逃。

  「你很期待我的動作。」男人的嘴巴咧開一笑,自以為是的解讀他的心情,修長的手指由他的腹部游移至他的胸前,惹得他不住的顫抖,慾望的前端也滴下了些許的透明液體。

  「呵呵。我都還沒玩到重點呢!你還真是性急。」臨也露出惡劣的笑容,手指滑到左胸口,然後捏住他挺立的乳首玩弄。

  「啊啊!」正臣一陣顫慄,驚叫了一聲。臨也吻上被他捏得通紅的部位,給他更強烈的刺激。

 

  「啊!可惡!」正臣無法忍受的拍桌。為什麼這種回憶會一直湧現?他面頰脹得通紅,表情又是扭曲又是憤恨,身上每一處痠痛的地方變得麻癢,像是在回應他的激動。

  「紀…紀田同學?你怎麼了嗎?」老師詢問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他發現全班的視線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啊,沒什麼,抱歉。」正臣紅著臉,不好意思的道歉。剛剛自己太激動了,也完全沉浸在情緒之中,才會忘了場合,把情緒完全表達出來。

  「這筆帳也一併算在折原臨也的頭上!」他咬牙切齒的想著。

 

***

 

  「正臣,你今天還好吧?看起來……」帝人思索著開用什麼形容詞。該說是生氣、沮喪、還是疲累?或是說三者皆有?

  「我覺得……」杏里微微臉紅:「我覺得像是戀愛了的樣子……就是…跟情人鬧彆扭了。」

  坐在兩人旁邊,正臣咬著叉子,愣愣的盯著飯盒看,眉頭微微皺著。

  過了一下子,卻又滿臉通紅,有時候還會咬牙切齒、憤恨不平的樣子。他完全沒有聽見另外兩人的對話。

  「一個人戀愛了的話,會變得這麼扭曲嗎?」帝人若有所思的盯著青梅竹馬。

  「紀田同學,你不吃飯了嗎?」杏里加大音量,提醒著沉浸在自己思緒裡的友人。

  「啊!」正臣像突然驚醒一般,不停向兩人道歉自己剛剛的恍神。「抱歉,我身體不太舒服。我今天下午就去保健室躺好了,請你們幫我跟老師說一下!那就這樣囉,先走一步了。」

  正臣闔上只吃了沒幾口的便當,匆忙的站了起來。「唔!痛!」

  牽扯到他的傷口,他把手撐在後腰上,冒著冷汗。

  「你不要緊嗎?」

  「我送你!」帝人也站起身,一手扶到了正臣的手臂上,眼神充滿了對他的擔憂。

  「不用、不用。」正臣笑著拒絕了他,然後匆匆忙忙的太著便當,不顧疼痛的跑走了。

 

***

 

  「不好意思,我身體不舒服,進來休息一下。」正臣拎著書包走進保健室。保健室裡的護士是一個留著烏黑長髮的年輕女人,那女人只是瞥了他一眼,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登記他的班級等資料,好像不打算理會他的樣子。

  正臣一面納悶這女人有些眼熟,一面隨意的找了一張床,拉上了簾子了之後,躺下來休息。

  本來是打算睡覺,但不想想起的回憶又再度造訪他。他想起了那個男人邪惡俊美的笑容、性感的聲音、不懷好意的指尖及明明是會惹人生氣,卻又十分挑逗人的言語。

  「呵呵。」男人性感的笑聲徘徊在腦中,他不由自主的如同昨晚那樣全身發燙。

  「你比我想像中的還要歡迎我喔!」眼睛盯著只被撫摸及親吻就已忍不住發洩兩次的正臣,臨也開懷的笑著。「本來只是想捉弄你的,但是你這麼熱情,好像不給你一點獎賞不行呢!」

  「做、做到這種程度還只叫捉弄嗎?」急促的喘著氣,因為剛發洩過一次,正臣的聲音聽起來近似嬌喘,抖得不像是在說話。

 

  「天啊,我怎麼會有這種聲音?」正臣甩著頭,雙頰燙的像是在發燒一樣。同在室內的護士小姐咕噥了聲,但沒有過來斥責他那歇斯底里的叫喊。

  他不願再去想這種事,但是每一處肌膚傳來的疼痛感不斷的提醒著他昨夜發生的事。他的回憶不停的糾纏著他。

 

  喘氣聲。

  嘆息聲。

  親吻聲。

 

  環繞在他耳邊的聲音讓他的思緒紛亂,令人難以忍受。

 

  「紀田正臣,你乾脆書包拿著給我回家,不要在保健室不停的哀嚎!」簾子突然被人拉開,護士小姐板著臉,冷冷的下驅逐令。

  正臣只好拿著書包,回家,回到那個案發現場。

 

***

 

  當他打開公寓的大門時,房間裡的氣溫不同於平常回家時的冰冷,反而十分溫暖。他關上門,狐疑的探頭環視房間。

  這時,浴室的門被打開,一股熱氣迎面而來,正臣冷著臉,露出厭惡又帶了點恐懼的表情,看著半裸著上身,圍了一條浴巾的臨也從浴室裡走出來,對他露出了溫柔又帶著令人害怕的氣息的微笑。

 

 

 

 

===========我是分隔線==========

 

啊啊~

這次就有先打草稿了~XD

有寫的比較順

 

但是草稿的部分

其實我寫的蠻歡樂的

為了保持扭曲

 所以有稍微修改一下

(但是好像還是蠻歡樂的)(?

 

我喜歡臨也的部分是他的陰險

跟扭曲

呃~反正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啦XDDDDD

 

啊~

我把正臣的身體寫的超敏感的(鼻血

(誰快來吐槽我啊~!!!

 

還是大家也覺得這樣的正臣很可愛勒?(巴飛

XDDDDDDDDDDD

 

覺得我寫的還不錯的人

請餵食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 千子 的頭像
雲 千子

逆↙向←行↘駛→

雲 千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