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的,入江正一從睡夢中醒來,朦朦朧朧的,好像看見了什麼白色的東西。

 

  「早安小正!」白蘭愉悅的聲音從筆電的喇叭傳出來,小正嚇得從座椅上跌下來,盯著螢幕中的白蘭,臉上紅得像顆蘋果。白蘭大人也不知道看著他的睡相看多久了。

 

  「白……白蘭大人!」

 

  「小正!晚上到我這裡來吧!我買了一瓶酒,陪我一起喝吧!」白蘭嘻嘻的笑著,不容小正拒絕的把視訊連線關掉了。

 

***

 

  小正一個人來到白蘭的會客室。裡面只有白蘭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手裡把玩著一只透明高腳杯。

 

  小正走了過來,輕喚了聲白蘭的名字。

 

  「你坐啊!」白蘭仍是那副笑臉,小正有點猶豫的坐了下來,不確定的四處看看。這時,白蘭拿了一杯酒,擺到了小正的面前。

 

  「只有我一個人嗎?」難不成是獨處嗎?

 

  「呵呵。就是我最信任的部下陪我一起品嘗嘍,當然不會有別人。」白蘭笑著,一手把酒瓶裡的酒分別倒入兩人的杯子內。

 

  「試試看吧。」

 

  小正依言拿起杯子,有一點猶豫。

 

  白蘭並沒有太注意,只是自己小口的啜飲了起來。

 

  小正看了看杯中物。渾濁的液體聞起來有些嗆鼻,他完全無法理解白蘭怎麼說這酒多香醇。

 

  不確定了半天,白蘭已經把高腳杯裡的酒飲去了一半。小正深深吸了一口氣,捏著鼻子硬是灌了一大口X.O,然後嗆得咳嗽了起來。

 

  頭一暈,小正甩甩頭,放下了酒杯。

 

  「哇!好嗆啊!」小正紅起了整張臉,眼前的白蘭大人差點從一個變成兩個。

 

  「真是個不會品酒的孩子。」白蘭笑道,小正聽了不服的微嘟起嘴。

 

  「呵呵!過來吧,我教你。」白蘭笑著,向他招了招手。

 

  小正撇撇嘴,湊過去坐在白蘭旁邊。

 

  白蘭拿起酒杯,教他如何輕搖酒杯,如何欣賞酒的色澤,但是小正一點也沒有把他的話聽進去。

 

  「來,你試試看。」白蘭把酒杯遞給小正。

 

  小正接了過來,眼睛眨也不眨的把杯內的酒一飲而盡。

 

  接著他回身,一把扯住白蘭的領帶。

 

  「你這傢伙不是白蘭嗎?幹麻有事沒事就出現在我的夢境裡呀?你不能到別的地方去嗎?」小正擰著眉問。

 

  「小正要我到別的地方去嗎?」白蘭仍然笑著。

 

  小正輕哼了聲,空出雙手來左右拉扯白蘭的臉頰。「我哪有叫你到別的地方去?還有啊,你幹麻一直笑?一直笑、一直笑,幹麻對每個人都這麼好?」他又湊過臉去:「你幹麻長那麼帥?每次又笑著,笑得那麼帥?」

 

  白蘭凝視著小正,笑容早已收了起來,表情變得深沉、曖昧,他輕輕捧著小正的臉,吻著他的唇。

 

  小正不領情,用力的甩了白蘭一巴掌:「每次在夢裡都嘛是你占我便宜,哼。」

 

  小正笑了。笑得很腹黑。

 

  「我決定好了!我今天一定要報仇!」

 

  小正一撲,把白蘭撲倒在地上。白蘭無所謂的任他壓在他身上,事實上,他還蠻期待之後會發生的事。

 

  但是過了一會兒,卻不見動靜。

 

  「真是個酒量不好的孩子。」

 

  小正沉沉的,好像十分放鬆的在他的胸膛上睡著了。白蘭考慮起該不該享用眼前的美餐,但他後來還是打消了念頭。

 

  他輕吻了小正的頭髮,臉上帶的笑無比的溫柔。

 

 

  「這孩子還是讓他多睡一會吧。」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雲 千子 的頭像
雲 千子

逆↙向←行↘駛→

雲 千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